關(guān)注
微信
工程機械與維修 今日工程機械
首頁(yè) - 市場(chǎng) - 正文

去擔保,進(jìn)與惑

匠客工程機械 評論(0)

來(lái)源:匠客工程機械

“彼時(shí)之甘露,此時(shí)之砒霜?!薄@是2023年今日工程機械曾發(fā)表過(guò)的一篇叫做《"反擔保",紅與黑》文章的開(kāi)篇,它精準地描述了反擔保業(yè)務(wù)的現狀。

在工程機械行業(yè)處于上升通道時(shí),反擔保的出現極大地提高了交易的效率,加速了中國工程機械品牌的成長(cháng)。但時(shí)轉勢移,曾如蜜糖一般的銷(xiāo)售模式,成為了飲鳩止渴的典型。在這個(gè)將一切的生態(tài)鏈條都建立在繁盛之時(shí)的市場(chǎng)業(yè)態(tài)下的“人工溫室”里,從業(yè)人群即使感受到了徹骨寒冷,卻在慣性的驅使下依舊維持著(zhù)舊的運作方式。在這樣的循環(huán)中,業(yè)態(tài)逐漸失衡。

那么如何走出亞健康狀態(tài)的“人工溫室”重返“自然叢林”呢?有人在前進(jìn)的路上步履不停,嘗試著(zhù)解開(kāi)這個(gè)困惑。


01

現狀:角色沖突,制衡缺失

“反擔?!弊钤缙鹪从?002年的銀行按揭銷(xiāo)售模式,由于彼時(shí)國內信用體系不健全,出險率遠超預期,保險公司不堪重負,紛紛退出。但工程機械作為可動(dòng)資產(chǎn),多數設備金額較大,保險公司退出以后大部分銀行都對該業(yè)務(wù)有所顧慮。在此背景下,“反擔?!钡男庞娩N(xiāo)售方式應運而生。該模式要求由代理商為還款提供第一順位回購擔保,制造商提供第二順位回購擔保。當發(fā)生不良融資案件時(shí)(客戶(hù)違約),金融機構有權首先向逾期墊付方(通常為代理商)發(fā)出墊付要求,若不能實(shí)現,則金融機構有權要求關(guān)聯(lián)制造商實(shí)施回購義務(wù)。

隨著(zhù)工程機械行業(yè)需求量井噴,投資回收期變短,市場(chǎng)規??焖俜糯?。銀行按揭要求的資產(chǎn)、擔保、首付比例的底限很快變得不再能滿(mǎn)足市場(chǎng)要求。各主機制造商紛紛下場(chǎng)成立融資租賃公司,不少銀行也逐漸推出了專(zhuān)門(mén)針對工程機械的融資產(chǎn)品,反擔保模式逐漸成為行業(yè)主流。

在基建蓬勃發(fā)展的浪潮中,反擔保模式給金融機構提供了信用風(fēng)險的緩沖,客戶(hù)資質(zhì)審查被弱化,從某種程度上說(shuō),這個(gè)階段金融機構的職責是缺失的,信用門(mén)檻的一再降低使得許多資質(zhì)良莠不齊的客戶(hù)進(jìn)入工程機械行業(yè),與代理商、主機制造商一起迅速地將國內工程機械規模擴大,將行業(yè)推向一個(gè)新的峰值。但繁榮的背后卻也隱藏著(zhù)危機,幾乎零門(mén)檻的入場(chǎng)機制所帶來(lái)的巨大流量在行業(yè)進(jìn)入下行期的時(shí)候開(kāi)始反噬,使得產(chǎn)業(yè)鏈尤其是渠道端代理商普遍承壓。

在這個(gè)艱難的時(shí)刻,風(fēng)險管控成為關(guān)鍵詞。制造商和代理商都想通過(guò)有效的信用管控實(shí)現救贖。但往往看起來(lái)雷聲大,雨點(diǎn)小,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并非人才不夠專(zhuān)業(yè),業(yè)務(wù)不夠熟練,而是他們作為銷(xiāo)售端,在以銷(xiāo)售為導向的前提下進(jìn)行風(fēng)險管控,本身就是矛盾的。制造商和代理商常常集裁判員和運動(dòng)員角色于一身,角色沖突,缺乏有效制衡。因此,讓做業(yè)務(wù)的人去管控風(fēng)險并不現實(shí),容易導致風(fēng)險管理薄弱,同時(shí)出現“兩手抓,但兩手都抓不起”的尷尬局面。

現如今,反擔保導致的風(fēng)險問(wèn)題如洪水猛獸一般傾斜而下,無(wú)數從業(yè)人員退出或者身陷泥沼。取消“反擔?!钡穆曇魸u起,雖然并不微弱,但多數人仍在觀(guān)望。曾有人悲觀(guān)地說(shuō):當這個(gè)行業(yè)真正無(wú)錢(qián)可賺的時(shí)候,才是業(yè)態(tài)重新建立的時(shí)刻。這并不完全準確,建立本身就是一個(gè)漫長(cháng)的過(guò)程,而很多人已經(jīng)踏上了征程。

02

尋路:“去擔?!钡谋匾?/strong>

近年來(lái),“新業(yè)態(tài)”這個(gè)詞被反復提及。論到新,必然是舊的模式已經(jīng)不再適宜,需要建立新的模式才能謀求發(fā)展。對于工程機械行業(yè)來(lái)說(shuō),在向外突圍逐漸慢下來(lái)的當下,重中之重是重構代理商、制造商、用戶(hù)以及金融機構之間的關(guān)系,以恢復健康的業(yè)態(tài)?!?span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color: rgb(29, 113, 227);">無(wú)擔?!钡耐苿?dòng)符合業(yè)內各企業(yè)的轉型需求。

一、金融機構職責歸位

傳統的反擔保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簡(jiǎn)化了金融機構在工程機械行業(yè)里的角色,轉移了其需要承擔的風(fēng)險,同時(shí)也壓縮了一定的利潤空間。而且在傳統的反擔保模式中,金融機構作為資金方主要提供資金,日常管理和客戶(hù)風(fēng)險管理則由制造商或代理商負責。在市場(chǎng)行情上行時(shí),這種模式的不足不易顯現,但當市場(chǎng)達到頂峰或下滑時(shí),客戶(hù)的風(fēng)險承受能力差異凸顯,導致風(fēng)險管理問(wèn)題暴露。因此,在這種模式下,角色的缺位導致金融機構本身的能力得不到提升,其優(yōu)勢無(wú)法展現。同時(shí)不斷內卷也在一步一步擠壓金融機構的生存空間,惡性競爭時(shí)有發(fā)生。

身處紅海之中,工程機械行業(yè)的每一個(gè)角落都燃著(zhù)價(jià)格戰的戰火,許多金融機構偏好低風(fēng)險、大批量的資金業(yè)務(wù),而非深度參與資產(chǎn)管理,因此也不乏卷低價(jià)的情況發(fā)生。在大型金融機構的收益都無(wú)法覆蓋沉沒(méi)成本的時(shí)候,行業(yè)生態(tài)的惡化已經(jīng)不言而喻,金融機構的轉型同樣迫在眉睫。

本刊有幸采訪(fǎng)到幾家率先開(kāi)始推行去擔?;瘶I(yè)務(wù)的金融機構,以下為他們開(kāi)展去擔保業(yè)務(wù)的實(shí)踐。

民生金租:民生金租因其多元化的股東結構,在資金成本上沒(méi)有大型金融機構的優(yōu)勢,因此在無(wú)休止的價(jià)格戰面前,需要探索新的業(yè)務(wù)模式。自2021年開(kāi)始,民生金租調整戰略,力求深度參與行業(yè),讓金融機構職責回歸本源。他們首先從二手機領(lǐng)域著(zhù)手推動(dòng)去擔保業(yè)務(wù),試圖激活后市場(chǎng)并減輕代理商負擔。在注意到無(wú)擔保的后市場(chǎng)業(yè)務(wù)風(fēng)險較高之后,民生金租開(kāi)始采取嚴格審核、提高費率等方式控制風(fēng)險。目前,民生金租與代理商的合作模式已逐漸從傳統的擔保模式轉向更為市場(chǎng)化、風(fēng)險共擔的去擔保模式。

皖江金租:皖江金租的工程機械事業(yè)部創(chuàng )始團隊于2016年進(jìn)入工程機械行業(yè),在進(jìn)行充分的調研之后,依托其在商用車(chē)領(lǐng)域的經(jīng)營(yíng)和積累,引入獨立第三方專(zhuān)業(yè)資產(chǎn)管理公司以彌補金融租賃公司行業(yè)經(jīng)驗和資產(chǎn)管理能力不足的問(wèn)題,首創(chuàng )“資金方+渠道方+資管方”組成的“三方模式”。在商用車(chē)去擔?;呀?jīng)較為成熟的前提下,創(chuàng )業(yè)團隊看到了工程機械行業(yè)未來(lái)發(fā)展趨勢,隨著(zhù)規模效應的產(chǎn)生,成本也能逐步降低,最終性?xún)r(jià)比能被廣為接受,去擔?;瘜⒊蔀椴豢赡娴内厔?。因此皖江金租較早開(kāi)始嘗試了去制造商擔保的業(yè)務(wù)。

江蘇金租:江蘇金租作為較早涉足工程機械行業(yè)的融資機構,對于行業(yè)的變化有著(zhù)深刻的理解。在行業(yè)進(jìn)入下行周期之后,為了響應監管部門(mén)要求金融租賃公司業(yè)務(wù)“回歸租賃本源”以及制造商與代理商在融資方面的需求,江蘇金租積極調整業(yè)務(wù)模式,開(kāi)始探索去擔?;瘶I(yè)務(wù)。

二、代理商的轉型困境

代理商作為工程機械產(chǎn)業(yè)鏈上的重要一環(huán),可謂是中國工程機械行業(yè)走向繁榮的肱骨之臣。但目前代理商的處境無(wú)疑是最艱難的。他們是廠(chǎng)商管控風(fēng)險的第一道屏障——在銷(xiāo)售設備時(shí),代理商常因提供融資支持而承擔較大風(fēng)險,當客戶(hù)逾期支付時(shí)很可能導致代理商資金鏈緊張甚至斷裂。一旦大規模出險,無(wú)疑會(huì )構成更大的系統性風(fēng)險。在下行期,很多代理商被迫退出市場(chǎng),他們并非銷(xiāo)售能力不足,而是飽受債權和現金流問(wèn)題困擾,造成大部分代理商“談保色變”的現狀。

對于去擔保,代理商自然是極力贊成的。但是,身背考核指標的他們卻無(wú)法停止使用反擔保模式來(lái)提高銷(xiāo)量,他們傾向于保留部分擔保以降低融資成本,以留住信用評級不那么高的客戶(hù),避免失去銷(xiāo)售機會(huì )。市場(chǎng)進(jìn)入存量階段之后,代理商盈利能力越來(lái)越弱。大部分代理商一邊依靠著(zhù)舊的模式追求銷(xiāo)量以獲取廠(chǎng)家返點(diǎn),一邊寄希望于后市場(chǎng)的巨大潛力來(lái)改善資金情況,但由于長(cháng)期只注重于新機銷(xiāo)售,大部分代理商對后市場(chǎng)的投入不夠,導致后市場(chǎng)能力儲備不足,難以立見(jiàn)成效。在這樣的困境下,代理商托底的難度越來(lái)越大——有實(shí)力的不愿擔,愿意擔的無(wú)擔保能力。

對于代理商而言,推進(jìn)去擔保百利而無(wú)一害,它涉及到深層的健康化廠(chǎng)商關(guān)系,以及表層的強化各方優(yōu)勢。畢竟在生死存亡的關(guān)頭,重構風(fēng)險收益分配機制,壓實(shí)對用戶(hù)資質(zhì)的審查與管理,讓金融機構歸位盡責,代理商回歸銷(xiāo)售,可能比多元化業(yè)務(wù)更適合大部分中小型代理商。

三、廠(chǎng)商的“去擔?!币庠负挖厔?/strong>

在此前本刊進(jìn)行的關(guān)于推行“去擔?!钡恼{研中顯示,絕大多數制造商認為,延續了數年的“反擔?!毙庞娩N(xiāo)售模式或許到了應該變革的時(shí)刻了。從流于表面的資質(zhì)審查,到復雜的追溯流程、墊付和回購不斷影響著(zhù)企業(yè)現金流和營(yíng)業(yè)收入。存量市場(chǎng)下“反擔?!睒I(yè)務(wù)模式的弊端進(jìn)一步凸顯,讓企業(yè)疲于應對,極大地消耗了企業(yè)的生命力。且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發(fā)展,征信環(huán)境和金融體系日臻成熟和完善,因此降低乃至免除制造商和代理商的“反擔?!本邆淞艘欢ǖ耐獠織l件。目前,已經(jīng)有一些主機制造商開(kāi)始與金融機構推行去擔保合作,例如三一重工,他們較早地了解到金融機構深入催收管理的理念,旨在培養客戶(hù)的按時(shí)還款習慣,恢復正常市場(chǎng)秩序,所以三一也更早地與民生金租展開(kāi)了深入合作。

03

挑戰:雜病難治,眾口難調

雖然多數金融機構、代理商以及制造商都有意愿推動(dòng)去擔保,但是這條路依然充滿(mǎn)著(zhù)挑戰,長(cháng)期積累的弊病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解決的,用戶(hù)的習慣也需要重新培養。擺在先行者面前的是叢林里一條從未踏足的道路。在目前已有的探路中,有以下幾個(gè)方面頗受關(guān)注:

一、客戶(hù)意愿問(wèn)題客戶(hù)對于融資成本的敏感性是阻礙“去擔?!蓖七M(jìn)的關(guān)鍵因素。在去擔保模式下,由于金融機構承擔更高的風(fēng)險,融資成本上升,導致客戶(hù)需支付的利息增多,可能影響購買(mǎi)意愿。此時(shí),代理商在風(fēng)控管控上的轉型也受到融資成本上升的影響,為了避免再次陷入債權泥潭,部分代理商試圖與第三方機構合作進(jìn)行催收,但卻面臨著(zhù)客戶(hù)關(guān)系緊張的問(wèn)題,因為第三方在催收和保全方面更為嚴格高效,但也因此會(huì )影響客戶(hù)交易體驗,所以客戶(hù)還是更傾向于直接與制造商或代理商進(jìn)行分期付款,而不愿選擇金融機構的融資服務(wù)。

二、融資公司風(fēng)險管理和運營(yíng)成本問(wèn)題工程機械行業(yè)的特殊性增加了金融機構的風(fēng)險管理和運營(yíng)成本,例如設備保全的復雜性和高昂的物流費用。一旦客戶(hù)逾期,拖車(chē)和后續的處理流程需要較大的人力和財力投入,而這些成本在傳統擔保模式下可能由代理商或制造商承擔。但在推行去擔保后,這些投入就會(huì )轉接到金融機構身上,成本在短期內激增對于任何企業(yè)來(lái)說(shuō)都是巨大的挑戰。

三、制造商的意愿問(wèn)題國內工程機械市場(chǎng)的激烈競爭往往導致對市場(chǎng)占有率的過(guò)分追求,這對推行更為穩健的去擔保模式形成阻力。相比之下,外資品牌可能因市場(chǎng)策略更為理性,更愿意接受去擔保合作,但他們在中國市場(chǎng)的份額和影響力有限。所以,目前去擔保業(yè)務(wù)的關(guān)鍵在于國內制造商是否愿意積極主動(dòng)地去推動(dòng)這一變革,即銷(xiāo)售思維的轉變至關(guān)重要——不能既想要減輕債權風(fēng)險又要保持市場(chǎng)份額,難在“魚(yú)和熊掌不可兼得”。

04

嘗試:跳出怪圈,謀新求變

在近兩年關(guān)于“去擔?!钡挠懻撝?,“各司其職”一詞被反復提及,可見(jiàn)業(yè)內對離開(kāi)“多種角色于一身”的怪圈,讓業(yè)態(tài)回歸正軌的迫切性。當然,這也是去擔保模式的美好愿景與現實(shí)考量——給制造商與代理商減負,讓制造商專(zhuān)注于研發(fā)與制造,代理商專(zhuān)注于銷(xiāo)售與服務(wù),金融機構負責處理融資及風(fēng)險,同時(shí)達到三方三贏(yíng)的局面。

就目前來(lái)看,為適應不同代理商和制造商的需要和市場(chǎng)環(huán)境,市場(chǎng)中并存著(zhù)多種合作模式,包括去擔保、部分擔保和全擔保在內。因此,贏(yíng)面仍需擴大,這需要制造商、代理商和金融機構之間緊密合作,共同分擔風(fēng)險和成本,逐步向去擔保模式轉變,以在保持銷(xiāo)售動(dòng)力和市場(chǎng)競爭力的同時(shí),跨越市場(chǎng)接受度和專(zhuān)業(yè)能力等多重障礙,提高客戶(hù)的信任和黏度。

金融機構作為去擔保業(yè)務(wù)的具體推進(jìn)者,他們的嘗試與想法對了解行業(yè)現狀非常重要。

民生金租:

1、對于民生金租而言,當金融機構在推進(jìn)去擔保模式時(shí),最重要的是要堅持平衡風(fēng)險與收益。在這個(gè)前提下,要依據實(shí)際情況為客戶(hù)提供多種合作方案以減弱客戶(hù)對融資成本上升的顧慮。民生金租在推行去擔保的過(guò)程中發(fā)現,客戶(hù)通常關(guān)注最終融資成本,而非背后的擔保細節。一般而言,民生金租的年化利率可能在10%~14%之間,隨著(zhù)市場(chǎng)成熟和規模擴大,金融機構可能降低價(jià)格。但就目前成本和風(fēng)險考量,短期內價(jià)格不會(huì )輕易下調。故民生金租與多家主機制造商以及代理商協(xié)同,通過(guò)價(jià)格策略(即制造商或代理商通過(guò)補貼或調整價(jià)格)確??蛻?hù)體驗一致,不因模式不同產(chǎn)生明顯感知差異,以最終達到平穩過(guò)渡。

2、民生金租重視長(cháng)期合作與穩健發(fā)展,因此堅持不參與價(jià)格戰。

3、民生金租強調風(fēng)險管理扎實(shí),如逾期處理流程更嚴謹,在風(fēng)險管理上投入更大、更系統化,目前已形成完整的風(fēng)險管理網(wǎng)絡(luò )。這其中,除了對業(yè)務(wù)流程的周密把控,民生金租還注重建立外圍的風(fēng)險管控網(wǎng)。當然,這主要依靠第三方信調機構。他們的存在彌補了金融機構遠離客戶(hù)的不足,能更好地幫助金融機構考察客戶(hù)的資質(zhì),防止惡性出險發(fā)生,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機構的風(fēng)險成本。目前,行業(yè)里已經(jīng)成長(cháng)起來(lái)了一批這類(lèi)極具活力的信用咨詢(xún)企業(yè),他們更深入了解客戶(hù)信息,且一線(xiàn)考察也更加靈活,所以評估結果更真實(shí)。從2023年起,民生金租就和北京易起投科技有限公司在散客的資質(zhì)調查上達成了長(cháng)期合作,且合作內容逐漸從二手機擴展到了新機的去擔保業(yè)務(wù)。在對北京易起投科技有限公司的經(jīng)理張凱的采訪(fǎng)中他提到:所有機構都應該服務(wù)于市場(chǎng)變革,而易起投也將繼續致力于推動(dòng)反擔保比例的降低。

4、在去擔保模式推廣的過(guò)程中,民生金租十分重視數字化能力的升級。無(wú)論是與制造商合作獲得如GPS系統接口開(kāi)放的技術(shù)支持,或者是自己開(kāi)發(fā)平臺,民生金租在不斷提高處理效率與管理能力,但目前仍面臨著(zhù)技術(shù)兼容與客戶(hù)授權等挑戰,亟待未來(lái)在行業(yè)的共同努力下攻克。

除了自身的實(shí)踐之外,民生金租對代理商和制造商在“去擔?!钡耐苿?dòng)上也有一些思考。制造商層面,雖然制造商和金融機構會(huì )因為立場(chǎng)的原因在客戶(hù)篩選上時(shí)常出現分歧,但希望兩者可以求同存異,且提高準入門(mén)檻對于行業(yè)發(fā)展并不是壞事,它會(huì )引導這個(gè)行業(yè)向正常健康的方向發(fā)展。因此,希望在這一點(diǎn)上得到廠(chǎng)商的支持。在代理商層面,民生金租認為重新采用全款銷(xiāo)售模式不失為一種增加利潤空間的方法,雖然還未知金融機構介入是否會(huì )導致某些業(yè)務(wù)機會(huì )流失。但是這在某種程度上降低了代理商的綜合管理成本,使其能更專(zhuān)注于銷(xiāo)售和服務(wù),減少催收壓力。

皖江金租:

皖江金租在2016年之后,由于行業(yè)整體復蘇和二手機行情火爆,一直到2020年底,業(yè)務(wù)皆實(shí)現逐年升高。其逾期不良非常低,且資管公司也可以進(jìn)行全額墊付。因此,皖江金租在工程機械行業(yè)內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口碑。當時(shí)事業(yè)部設計的路徑為:資管公司的責任分擔比例一開(kāi)始為20%至30%,然后逐步升高,最終實(shí)現代理商全面脫保。截止到2020年底,責任分擔已經(jīng)發(fā)展到了5:5。

未來(lái),針對工程機械去擔保業(yè)務(wù)的進(jìn)一步推進(jìn),皖江金租提出了以下三點(diǎn)建議:

1、融資公司自身需加快資管能力建設,并盡可能降低成本。

2、制造商需要給予融資公司支持以逐步發(fā)展的環(huán)境,培育去擔保業(yè)務(wù)。

3、代理商要對銷(xiāo)售負責,不能因為推行去擔保而放松對銷(xiāo)售人員的管控。

江蘇金租:

江蘇金租將推廣去擔保業(yè)務(wù)的核心重新落回到資質(zhì)審查上。隨著(zhù)業(yè)務(wù)推廣的力度加大,江蘇金租對用戶(hù)的還款能力和項目風(fēng)險都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更準確的判斷。目前,江蘇金租去擔保業(yè)務(wù)的運行情況整體穩定,且隨著(zhù)公司業(yè)務(wù)規模的不斷擴大,去擔保業(yè)務(wù)在整體業(yè)務(wù)中的占比也在逐步提升。但去擔保業(yè)務(wù)的風(fēng)險相對較高,因此江蘇金租在推廣該業(yè)務(wù)時(shí)始終保持謹慎的態(tài)度,確保在風(fēng)險可控的前提下進(jìn)行業(yè)務(wù)擴展。

為了進(jìn)一步推進(jìn)去擔保業(yè)務(wù),江蘇金租希望得到制造商更多的支持:

1、技術(shù)支持:制造商可以發(fā)揮其研發(fā)優(yōu)勢,提供詳細的產(chǎn)品信息以及先進(jìn)的技術(shù)支持。

2、需求分析:希望制造商可以協(xié)助江蘇金租進(jìn)行市場(chǎng)調研和客戶(hù)需求分析,以更新服務(wù)內容。

3、風(fēng)險管理體系建設:通過(guò)提供技術(shù)支持和協(xié)助風(fēng)險評估,制造商可以幫助江蘇金租更好地控制去擔保業(yè)務(wù)的風(fēng)險。

海發(fā)寶誠:

為了更快地開(kāi)展去擔保業(yè)務(wù),海發(fā)寶誠針對前期嘗試中遇到的困難提出了兩點(diǎn)建議:

1、希望制造商能夠開(kāi)放信用銷(xiāo)售的數據和金融機構聯(lián)合建模。通過(guò)制造商的大量樣本和海量數據建立出可以有效篩選客戶(hù)的模型,以解決人力審查造成的客戶(hù)良莠不齊的問(wèn)題。在模型建立之后,可以以付費或是公益的方式運營(yíng)數據共享平臺,以推動(dòng)行業(yè)高效轉型,讓業(yè)內各類(lèi)企業(yè)價(jià)值回歸。

2、希望能建立損失補償機制。當下,金融機構想要推行去擔保業(yè)務(wù)必然是要經(jīng)歷陣痛的,如果在國家層面能夠給積極推廣無(wú)擔保業(yè)務(wù)的金融機構在過(guò)渡期內提供部分補償以達到激勵效果,相信去擔業(yè)務(wù)比例的增加指日可待。

可見(jiàn),在推行去擔保的過(guò)程中,雖然看似解決了一部分問(wèn)題,但也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是剛剛浮出水面的新問(wèn)題。因此,這并非是在簡(jiǎn)單地改變信用銷(xiāo)售方式,而是在徹底改變這個(gè)行業(yè)的理念和商業(yè)模式。工程機械行業(yè)已然進(jìn)入存量時(shí)代,更深層次的變革必然是漫長(cháng)的、曲折的,還有可能會(huì )是循環(huán)往復的。然而,這并非是悲觀(guān)之見(jiàn),而是行業(yè)恢復正常業(yè)態(tài)的必然過(guò)程,也是行業(yè)提質(zhì)的必然陣痛期。

健康的金融關(guān)系、優(yōu)質(zhì)的客戶(hù)、不斷創(chuàng )新的制造商、強大的代理商,是整個(gè)行業(yè)健康永續存在的關(guān)鍵。而我們也終將走出“人工溫室”,重返“生態(tài)鏈強勁”的“自然叢林”。



展開(kāi)閱讀全文

敬請關(guān)注 《工程機械與維修》&《今日工程機械》 官方微信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guān)注《工程機械與維修》與《今日工程機械》官方微信

發(fā)布
評論(0)